首页 成都招聘信息 正文

成都玛莎ktv招聘_成都玛莎国际俱乐部ktv )

成都招聘信息 y344974205 2022-08-15 16:50:22 59 0

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大璇朗读音频

◆◆◆

微信号:wyzp345
公司现场直招,年薪百万不是梦
复制微信号

文 | 木小瓷 插图 | 张莹

选自小说集《撒野》

楼顶的花园曾经住在那里

杂货店的老林 卖酒和香烟

生日的聚会每个人都喝醉

只留下黑白照片

……

展开全文

你为我心碎我为你颓废

这夏天结束我们就告别

你离开成都我依然在乐队

年轻人都无所谓

许多年过去城市也变了模样

所有的人们都住在 里

在黑白照片里那么年轻的我们

永远都不会孤单

——马赛克《莫里森与杂货铺》

【 】

20 5年6月,成都草莓音乐节。已经忘了这是多少次在夏天的保利公园度过的音乐节。摇滚不死金属永恒的黑旗在眼前晃来晃去,荷尔蒙和女孩儿们五颜六色的头发一样乱飞着。马赛克的现场,所有女孩儿都是Dancing girl,却没有几个人意识到《莫里森和杂货铺》是一首多悲伤的歌。

那段时间,我总是在忽然醒来的凌晨四点,透过窗帘浮动的间隙看到窗 昏黄的天,有种“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”的错觉,又好像接下来就是“城春草木深”“恨别鸟惊心”的离别。房间在顶楼,有很大的露天阳台,常和朋友一起在这儿煮火锅。也经常有朋友把这里当成片场,扛着镝灯红头灯上来拍戏。

也是在那时候认识的马尾。我们都不知道那天的草莓舞台,苏阳和左小祖咒 后都唱了什么。我们在不远处的草地上,躺在他带来的野餐垫上,慎重又冒险地,决定在一起。

在离毕业典礼只有半个月的时候,和一个人在一起,的确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马尾长头发,我喜欢他把头发散开的样子大过扎成一个马尾,也喜欢中午睡到自然醒,一起下楼觅食,或者去美院看各个系的毕业展。

马尾喜欢抽软双喜,穿花衬衫和马丁靴的样子很好看,会把张碧晨的歌词“密密麻麻是我的自尊”听成“你的妈妈是我的子孙”。我在画室 他画过作业,他也在我好久不见的朋友回成都之后 我聚会。

我理想中的爱情,是帕蒂·史密斯和罗伯特。他们相互见证彼此作为艺术家成长之初的宝贵日子。 后,一个成了朋克教母、诗人、作家,一个成了了不起的摄影师。“我们默默地吸收彼此的思想,在破晓的时分相拥而眠”“我们拥有作品,我们拥有彼此”。

他们从不同时任性,任何时刻必须有一个人保持清醒,可以给对方振作的力量。

毕业前的一阵子,似乎我们每天就是没完没了地聚会,好像这次分开之后这辈子真的再也不会见面了一样。而我们两个,每次总有一个人保持清醒,来照顾剩下的一个。这种状态有点像从不同时任性的帕蒂·史密斯和罗伯特。

我的毕业典礼,也恰好是马尾生日,晚上KTV里的人不多不少,他又唱了周云蓬的《九月》:一个叫木头,一个叫马尾。白头毕业典礼上,大一大二时教我们 古代文学和文化的系主任,在 后的告别演讲里对我们说:永远坚持,永远铭记——

永远记住在你生命中间 温暖的瞬间,包括亲情,包括爱情,不管这样的亲情和爱情是以怎样的结局收场,但是它曾经给过你温暖,所以希望你们能够记住它。永远记住在你们的生命中间曾经出现的光亮。比如说在雾霭沉沉时候的微光,比如说在浓重的黑暗的瞬间出现的闪电,因为我觉得,它们才是你能够坚持下去的力量。

我也记得,忽然有一天醒来发现,马尾的胡子已经长到了三毫米。它们也是我能够坚持下去的力量。

十月份我回成都的时候,朋友在美院楼顶办了一个电音趴,后来我们又一起去了KTV。他喝多了,在我右腿上狠狠咬了一口。从学校回家,一路走一路吐,我脱了淘来的古着牛仔 套,他边吐,我边擦。他一回家就倒在榻榻米上开始睡,我也在拥挤的榻榻米上,和他挤了一整晚。和他在一起,我觉得我变成了一个收了心的家庭主妇。

第二天醒来,我发现右腿上多出了一片有半个巴掌大的淤青,像一块伴随我生长了二十多年的胎记。马尾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,惊讶地问我这是怎么回事,我笑着说,没事,狗啃的。从那天开始,我每天给这个伤口拍一张照片,记录着它从生长到一点点消失的整个过程。

十月底绵阳草莓音乐节,我 次以工作的方式参加一场音乐节。马尾从成都来找我。酒店的网不好,我经常晚上在网吧待到很久,回房间之后接着忙,他等我等到实在撑不住了,会先睡。但等他半夜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,发现我还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继续在忙……

天的草莓舞台,崔健压轴。爱舞台是马条。 后的时候,马条说,谢谢你们留到了现在。我靠着马尾的肩膀听马条唱:从你住的地方算起,我离开你至少有五千里,五千里。

现在十二月。其实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相互发过任何信息了。虽然没有远到五千里的距离,但似乎也是各自在背离的路上越来越远,虽然我们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。

昨天,马尾沿着33公里的二环走了一圈。他说,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想从北站走回家,就走到起点。有时候就是明明走在那条成都的街上也会知道你和她越来越远,有时候就是越来越想就这样走下去就是不行。

“想的话应该还是可以的吧。”

“可是你离她近一点了吗,成都啊,你所想的你所念的一切啊。”

可是我暂时回不去啊。

成都玛莎ktv招聘_成都玛莎国际俱乐部ktv  
)

一路上他不停地给我拍小视频。凌晨成都的街道是黄色调的。斑马线是倾斜着的,路灯是一个大光斑,街边的小店拉起卷帘门,看起来一模一样。街道有点脏,没有人。马尾说,其实这样看,每个城市都一样啊。

他要从东二环走到西二点五环,“两个小时就两个小时咯,反正路上也不停地有人在走。”

“ 要没电了,好多东西想拍给你看啊。”

……

要怎么说我和马尾。从一开始就是两个抱着必死决心的人在垂死挣扎,以为某一次的大彻大悟会彻底拯救彼此的生活,然而这从来都不可能。我们自以为大彻大悟了许多次,分分合合,却总是在 后关头相互妥协,承认难以离开的事实。

成都和北京,飞行距离 697公里。只是,多的是数不清的长亭古道的告别,剪不断的码头港口山长水阔的牵念。少的是少年热血,随时翻山越岭的勇气和精力。

所以,还是就这样了吧。我在二环路的里面想着你,或者我在鼓楼的夜色中为你唱花香自来。然后,没有然后。

【2】

“前阵子回想这三四年,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。与自己较劲,死磕。也不打算,也不作为,只是等待是没用的……感情的事也随之而来,让人觉得特别绝望,特别恨自己。也觉得自己没用。”

“但是从上个月开始我每天都活在愧疚里。我无法接受自己曾经的失败的四年……我知道我并不是那样的人,但又解释不清,谁会相信我有狂躁症呢,我砸琴,摔东西,并不是我的本意。那种感觉,仿佛我知道我自己是个善良无害的人,但跟我在一起,有什么不对的事,总是激怒我的情绪,然后我表现的就是谩骂和暴躁。我讨厌暴力,我又使用暴力。我想爱自己,但却又作自己,每次都是两个极端。”

C的信息来得很突然。我还是听他说完了近况,我知道那些都是他和别人无法说,也不会说的。这么久以来,我们还是有着对对方足够的信任。

20 3年冬天,C的脸被温暖的小太阳映红,在他四楼三十平方米的小房间,弹着琴给我唱《鸿雁》《灰姑娘》《阿苏拉哲》《只是成都》。那时候《南山南》还没有变成口水流行歌,马頔和麻油叶也没有在工体开音乐会。C的音色天生带着沙哑,正好配着一张同样有着长发,有点像贾宏声又有点像朴树的脸。

那时候我们在他家看《后革命时代》和Coldplay演唱会视频。一直和我特别要好的一个姑娘在和他学琴,我们三个经常挤在他家的小空间里,听歌弹琴,说说笑笑。他平时带 ,排练,偶尔演出。在我下课,他也恰好空闲的时候,我们两个经常不说话,只是沿着一条路走很久,走到累了,再原路返回。

有时候我们在去隔壁学校吃糖葫芦的路上,遇见戴红帽子的奶奶牵着背蓝书包的孙子过马路,街边低头做春卷的白发婆婆一言不发,继续往前走,在一家餐厅门口遇见穿制服的服务员和戴着白帽子的厨师 一个圈玩丢手绢。绕一圈儿,我们一起坐在街边小店吃土豆虾球和煎饺。

20 4年初,在他乐队的小酒馆专场结束后不久,我们就分开了。那之后似乎我们都比原来更轻松,似乎从没在一起过,又似乎从没分开过。我们总是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,坐下来聊 ,心平气和,像是彼此的心理医生一样,相互听着那些对别人不会讲出来的话,两个人都觉得很安心。

后来我也常常责怪自己,曾经对他那么苛求,苛求那些小缺点和时不时的神经质。自他之后,没有人再在凌晨四点我熟睡的时候来敲我家门,也不会在我楼下傻站着等很久。

在我离开成都半年后再次回来时,C 我一起去逛花市。老城区满街都是狼牙土豆和烤面筋的味道,烧烤的烟横跨了一整条窄街,摆地摊的女人坐在小板凳上,怀里还抱着不吵不闹的小孩,在难得的阳光下,超市门口水果摊的水果显得愈发新鲜。我开始想到小时候奶奶抱着我和街坊邻居 的情景。

尤其是过年的时候,带我去这个奶奶家串个门,那个奶奶家聊个天。我除了吃各种各样的糖和瓜子、点心之 ,完全无事可做,那时候很不理解大人之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话可以聊,一聊就是五六个小时,一下午的大好时光就消磨在几杯茶、几盒花生米里。现在当我和C再见,竟然完全有那时候的意味。

有一次,C像追忆逝水年华一样地说:我们都知道我们会不停地 ,但是不知道下一次会在我家还是你家,床上还是地上,一次还是两次,用什么样的姿势……这就是美好的时光。

他现在会用“不正常”来形容刚过去的二十岁之后的那几年。前几次见到他的时候,聊了很久,我们都对过去和现在很坦然。

心怀愧疚的始终是我。

说到现在的工作,我告诉他,虽然只经历过绵阳和东莞两次,但每次音乐节结束,都需要很长时间来恢复元气,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上。

“再不是单纯拉着小手看音乐节的时候了,你现在是工作啊。”C说。接着他问我:“你现在遇到难受的事怎么办呢?”

我告诉他:“忍着。”

【3】

有一次,有编辑来约稿,情人节小说特辑,长短不限, 好跟“爱情中的阻碍”有关。

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想过关于爱情的东西了。只是知道,我迷恋的那些人,几乎都是似乎天生带点自毁和自恋气息,有着一股自然而然的爱谁谁的不屑气质,洒脱自在,聪明敏感,又自作自受。

至于爱情里的阻碍,或许是远水解不了近渴,无法时刻参与彼此生活的异地的空间,是七年之痒的厌倦与习惯,是对新鲜事物的渴求,是我们同时爱上两个人的合理性,却不可以同时拥有两个人的事实。

我也知道,我们面对每一个前任,每一个爱过的人,应该有的态度是什么。不沉迷往事,在需要的时候,用回忆取暖。我也隐秘地记得他们每一个人,或许我从来没有痊愈。

所以,说不出来的话,就写成故事吧。

撒野

说不出来的话,就写成故事吧。给酒鬼,给夜猫,给造梦者,给生活家,给没有故乡的人,给丢失爱人的人,给曾经无数次想要杀死自己的人,给所有孤独的人。

-作者-

木小瓷,93年非典型魔羯座,热爱成都的烟台姑娘。成都方所、摩登天空 不靠谱前员工。流氓,智障。自恋,酷。于无聊中创立 公众号“撒野”(peaceandfuck)。新浪微博:木小瓷哥哥。十点读书经授权发布本文。

-主播-

大璇, 一个集颜值和才华与一身的电台主播。 合作 :dyxs00 。

回复“晚安”,十点君送你一张晚安心语,祝好梦

↓点击本文底部阅读原文即可购买《我城风流》

成都玛莎ktv招聘
版权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的立场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59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复制成功
微信号: wyzp345
公司现场直招,年薪百万不是梦
我知道了
添加微信
微信号: wyzp345
公司现场直招,年薪百万不是梦
一键复制加过了